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世狂刀

剑指九天扬正气,拳立华夏显武威

 
 
 

日志

 
 

郭云深论形意拳三体式  

2007-01-11 09:50:31|  分类: 形意拳 心意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云深论形意拳三体式

形意拳三体式,两足要并重,不可单重。

单重者,非一足着地,一足悬起,不过前足可虚可实,着重于后足耳。以后练各形各式,亦有双重之式,虽然是双重之式,亦不离单重之重心,以至极高、极俯、极矮、极仰之形式,亦总不离三体式之重心。故三体式为万形之基础也。三体式单重者,得其中和之起点,动作灵活,形势一气,无有间断耳。

双重三体式者,形式沉重,力气极大,唯是阴阳不分,乾坤不辨,奇偶不显,刚柔不判,虚实不明,内开外合不清,进退起落动作不灵活。

所以形意拳三体式,不得其单重之中和,先后天亦不交,刚多柔少,失却中和,道理亦不明,变化亦不通,自被血气所拘,拙劲所捆。此皆是被三体式双重之所拘也。若得着单重三体式中和之道理,以后行之,无论单重双重各形之式,无可无不可也。


论三层呼吸

练形意拳术有三层之呼吸。

第一层练拳术之呼吸,将舌卷回,顶住上腭,口似开非开,似合非合,呼吸任其自然,不可着意于呼吸,因手足动作合于规矩,是为调息之法则,亦即练精化气之功夫也。

第二层练拳术之呼吸,口之开合,舌顶上腭等规则照前,唯呼吸与前一层不同,前者手足动作,是调息之法则,此是息调也,前者口鼻之呼吸,不过借此以通乎内外也。此二层之呼吸,着意于丹田之内呼吸也,又名胎息,是谓练气化神之理也。

第三层练拳术之呼吸,与上两层之意又不同,前一层是明劲,有形于外,二层是暗劲,有形于内。此呼吸虽有,而若无,勿忘勿助之意思,即是神化之妙用也,心中空空洞洞,不有不无,非有非无,是为无声无臭,还虚之道也,此三种呼吸,为练拳术始终本末之次序,即一气贯通之理,自有而化无之道也。


论 练 功

形意拳之道,练之极易,亦极难。

易者,是拳术之形式,至易至简而不繁乱。其拳术之始终,动作运用,皆人之所不虑而知,不学而能者也。周身动作运用,亦皆平常之理,唯人之未学时,手足动作运用,无有规矩而不能整齐,所教授者,不过将人之不虑而知,不学而能,平常所运用之形式,入于规矩之中,四肢动作而不散乱也。果练之有恒而不间断,可以至于至善也。若到至善处,诸形之运用,无不合道矣。以他人观之,有一动一静,一言一默之运用,奥妙不测之神气。然而,自己并不知其善于拳术也,因动作运用,皆是平常之道理,无强人之所难,所以拳术练之极易也。《中庸》云:“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

难者,是练者厌其拳之简单,而不良于观,以致半途而废者有之,或是练者恶其道理平常,而无有奇妙之法则,自己专好刚劲之气,身外又务奇异之形,故乡身练之而不能得着形意拳术中和之道也。因此,好高鹜远,看理偏僻,所以拳术之道理得之甚难。中庸云:“道不远之,人为之道而远人。”即此意义也

尚式形意拳的形与意 作 者:李仲轩讲述 徐浩峰撰文


   我年轻时拜师尚云祥学形意拳,许多年以后,听说老师的拳法被人们尊为尚式形意。近来有武术爱好者来访,询问名为“尚式”,凭的是哪些不同?一时竟找不出简明词汇作答。因为当年学拳只求有没有进益,从未想过这一问题,师徒间闲聊很多,但不曾有尚老师将自己的拳法与别人对比的记忆。  
  现今人们是如何将尚式形意与别种形意拳作区分,我几十年一个庸碌闲人,对此毫不知情。根据当年在尚老师身边的体会,尚式形意的形与意,只能授者身教,学者意会,如果勉强以文字描述,那么形就是“无形”,意就是“无意”。这不是老和尚打无聊机锋,而是练武事实。  
  在形上讲,有的武术爱好者,一听到“尚式形意”,首先认为在架势上肯定有很大不同,纠缠在“前脚是直的还是歪的?后手是抱在腰前还是跟在肘后?”一类问题上。固然,之所以为尚式形意,招法上肯定有独到处,但那不是关键,它是尚老师练武多年自然形成的,绝不是为了开一派,为了有别而有别。平衡匀称是人体的本能,对老架势改得再离谱,打多了也会像模像样,如果这样就算开一派,岂不成了玩笑?  
  尚老师的名言是“练功不练拳,用劲不用力”。不去探讨架势背后的道理,眼光局限在架势里,就是刻舟求剑。有人从力学角度分析尚式形意的架势,认为改动是为了发力更为合理,或是根据尚老师的体型,认为变招是为了适合矮胖人,此说或许有它的道理,可惜尚式形意用劲不用力,从力学上分析,是错动了脑筋。  
  从打法的角度去分析,如燕形,别派用的是肩,尚式用的是腿,打击部位不同,当然姿势不同。其实,尚式形意的一个燕形打出来,用用肩,又有何不可?它又不是拳击,下钩拳只能击下巴,刺拳只能击面。一个姿势摆出来,从头到脚都能打人,一个姿势顶一百个姿势用,这才是形意拳,否则光凭五行十二形那几个姿势,又怎么能成为三大内家拳之一?  
  而且凡形意拳,一个姿势都有练法、打法、演法三种变化,书本上没有,只有拜师后,才能知道周全。书上所谓的固定套路,往往是打法、练法、演法混淆在一起,凑成一套,以它去比较尚式形意的异同,又如何能识别得清楚?比如有的拳谱上的劈拳起手式,是用后手摩擦前手小臂内侧,此处有经络,摩擦起来有健身作用,是练法之一;再如前臂高探平展,两手慢慢回收,都是在健身,没法用于比武的。要比较,得三法对三法地比,颇为繁复,本文就不作此工作了。   
  那么究竟尚云祥“用劲不用力”的“劲”是何物?无法直接说清,只能借助于比喻。用力好比用一个指头打人,用劲好比用整个拳头打人---还是说不明白,只好再举例:形意拳古谱上有一句赫赫有名的歌诀“消息全凭后脚蹬”,如果理解成以蹬脚跟发力出拳,十个人练十个人会震得后脑生痛。至于能不能发出大力,的确能,因为拳击运动员也是借助蹬后脚发力的,蹬后脚扭腰,这是发力最科学的法子。不过拳击蹬的是后脚尖,不会震得后脑生痛。   
  拳谱上讲的“消息”,不是以后脚去蹬力,消息是关于劲的消息。正如经络,西洋仪器在人体上找不出实据,劲也不能以肌肉的伸张来测度。后腿一蹬,大腿肌肉的力气,利用人体的合理构造,通过关节,层层加重,传导到拳头上----这是力学,用它并不能确切说清武术。   
  或解释说,后足一蹬,能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到拳头上——可以试试,算—个成年人的体重有两百斤,用了此法,也不太可能打出一百斤的拳头。一个五十斤的麻袋,从一米高的距离掉下来,击打地面的力量会有五十斤。但一个两百斤的人不能打出两百斤的拳头,正如人从一米高跳下,人体的关节构造,能将地面的反弹力疏散,所以不会受伤。当一个人妄图以体重打人时,人体构造也能将力量分散,任你后脚猛蹬,也蹬不出太多东西。    
  而劲就好比一个网兜,将一堆散桔子似的人体拎起来砸出去,人的体重就不会贬值,而且还能赚到加速度的便宜,打出超出体重的力量。妙用如此,尚式形意当然要“用劲不用力”了。    
  只有不用力才能练出劲,因为劲关系到周身上下,一用力便陷于局部,拣芝麻而丢西瓜了。有武术爱好者见到拳谱上写着“形意拳有明劲、暗劲、化劲”,便以为开始一定要练得刚猛,一练拳便频频发力,果然也有成效,打架厉害,听到“形意一年打死人的”俗话,便以为练对了。其实那跟拳击手打沙袋又有何区别?练一年拳击也能打死人,好的拳击手一拳有七十斤力量,七十斤打在人心口,当然能打死人。  
  其实拳谱上的明劲,明字除了明确,还有明白之意,是要入“体会劲”,拳力增大是这一阶段的必然效果,暗劲是要人由明转暗,淡忘对劲的体会,让其成为一种自然反应,化劲是收放自如.   暗劲与化劲难以描述,只能勉强说一说明劲。练明劲有个巧方法,要在转折处求之。五行拳不是练拳,而在练五种不同的劲,所以每一种拳的转身姿势都不同。转身姿势是为了劲而设立的,多练练转身,对领悟劲有帮助。   
  以前有传闻说,孙禄堂在教徒弟时,碰到了说劲难的问题,就用形意的劲比划太极拳,以图对徒弟有启发,后来自己也觉得有趣,就此创立了孙式太极拳。不宜此说是真是假,的确有练形意的人,见到孙式太极拳,所悟很多。  
  在练劲的过程中,自然会遇到“神气”的感受,此处不便多谈,只有练者心知肚明了。如果从发力的角度讲,肯定存在一种姿势比另一种姿势好。而尚式形意是用劲,劲练成后,一切架势无可无不可,所以也就没有“形’可言。   
  至于意,造作意念,毁人不浅。以前的拳师由于没有文化,在没有得到名师指点的情况下,看到拳谱上的形容词,就以为是口诀,如见到“四两拨千斤”,以为要在力学上取巧,有了贼心,就练不出功夫来了。现在有武术爱好者受气功影响,打拳时,自作主张地加入好多意念,练桩功要“双手捧起整个大海”,大海有多重?这样想,只能让精神无故紧张,常此以往,会短寿的。  
  再如看到歌诀“遇敌好似火烧身”一句,不明白“火烧身”只是形容,不是状态,假想浑身着火地比武,会令反应失常,不败才怪。   
  究竟何谓意?一个体操队的小女孩,她翻跟头不用多大力,也没什么意念,她靠得是练就的身体感觉,感觉一到,便翻成了一个跟头。形意的意,类同于此,不是在脑海中幻想什么画面,所以意等于无意。   
  尚老师总是要求徒弟多读书,说文化人学拳快,一个练武的要比一个书生还文质彬彬,才是真练武的。古书里的上将军,多是一副书生样。练武的也一样,一天到晚只知剑拔弩张,练不出上乘功夫。因为拳谱上许多意会的东西,文人一看便懂,武人反而难了。尚老师便是个很随和的人,面若凝脂,皮肤非常之好,没有一般练武人皱眉瞪眼的习惯动作。只是如果有人走到他身后,他扭头瞥一眼,令人害怕。   
  形意拳之意,比如画家随手画画,构图笔墨并不是刻意安排,然而一下笔便意趣盎然,这才是意境。它是先于形象,先于想象的,如下雨前,迎风而来的一点潮气,似有非有。晓得意境如此,方能练尚式形意。 尚式形意的形与意,真是“这般清滋味,料得少人知。”

薛颠的龙形


细活小手是五行拳关键。有李存义支系的传人来访,其演示五行拳细活,实则不非如此。只是在传承中各代传人根据自己的特点所作的增改。形意练不得法易出偏差,万万不可自以为是擅自改动拳架。练拳不当受的伤是医家都束手无策的。
张师说:“咱这东西一辈子都用不上才好呢,说明这一生你是太平的。”现在是法制社会,打伤人要赔钱,打死人要偿命。我曾多次因此赔钱,无奈之举。高手每一拳都是致命的。张师炼拳从不发劲,既使教我劲法时,也相当柔顺。只有一次,我尝到了张师的劲道,那滋味真是回味终生。
柔劲过关方可入明劲。薛颠的功架势势含有舒筋收筋,旋筋拧骨,润筋养骨等多种功用,如此炼功才有进镜。
众多习武者对司空见惯的“松”理解不够,有不明者,有心知身不知者。“松”是大学问,千万不要忽略。“自以为是”是习武大忌,要亲自到过来人身上摸,在明白人身上试,才能真正将“松”功炼上身,受其益。
桩功是密传,只有拜师才能学到。张师教过一个炼功要窍,可贯穿所有壮功与功架当中。人刚躺下要睡觉时,身体会自觉调整几下。同样,站桩也要周身内外微微调整,达到非常舒适得劲的状态,如此站下去即可享受桩功。打拳过程中也有这个微调,只是一个在动态,一个在静态。薛派武学传播很少,有人从此受益也算将薛派武学发扬光大了。
炼拳得时常有新鲜感,不断有提高才行。我现在的拳学理解比两年前要深入,这里没有对错,都要经历这个过程。
因习武而交的朋友感情会更深。以前朋友要照片,我就拿外出游玩的留影给大家看,有的说好,这是朋友捧场,真炼拳不会是这个样子。
林师爷只继承了薛颠的武功与丹道,中医方面略通梗概即因变故离开薛颠。张师是祖传中医,尤擅骨伤科,如此也算三艺齐备,没有留下遗憾。我随张师学拳时,他已退出武术圈多年,在家自娱自乐,至今还有不见外人的老习惯。要不是两家的交情,我也无缘得此脉传承。
随师期间,时常有人来拜师,都是熟人介绍,张师未收也指点了他们。来人都有层次,不是来学拳的,只想请张师把自己的东西串起来得以升华。这不比串腕子,是拔高的东西,必须拜师才能受教。张师为了不拨熟人面子,略微点拨他们也有提高。
学拳到一定时候要找明白人把自己的东西串起来才行,否则始终是小成就,登不了大雅之堂。
薛传形意起势是面向正前方,落势是猴蹲身。猴蹲身是桩法,可激增周身气血运行,充实丹田,达到神合,意合,精气合的目的。
猴蹲身功架精义是三并两合。脚尖并,脚跟并,膝盖并;肩要合住,胯要合住。脊背拔直,不可弓弯。两臂团成圆。如此才可形正,气顺,劲整。站此桩时要聚精会神,全神贯注地炼,能松脊柱生活力。
张师并非先教劈拳,而是教的龙形。薛颠管熊鹰合演叫“小形”,龙形两脚不离地,是狸猫上树接熊鹰合演的功架。龙虎二形通任开督,是入道修德法门。
薛颠得灵空师传授后,将重点放在龙虎二形上,这不是姬际可的体系,是形意的别传。龙形精义在于眼睛与手的配合,眼注视随手走是关键。象形术的龙象有六法,但把缩骨,抖甲二势炼通,其余皆不炼自明。龙形狸猫上树与龙象缩骨是束,熊鹰合演与抖甲是展,猴形也一直在束展上做文章。
象形术对筋骨功夫要求极高,没有过关练了也无收获,还会伤到身体。这也算高起点高要求高成就吧。
五行拳的劈,崩,钻,炮,横各有它的妙处,十二形每一形都有它的功用。“全会则精”,全部学到了,自然融会贯通。形意拳必须系统全面的学,这样才能一出手什么都有。未学完备也就带不出来,一辈子是上不了道的门外汉。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