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世狂刀

剑指九天扬正气,拳立华夏显武威

 
 
 

日志

 
 

清初武科考试研究   

2006-12-26 11:04:54|  分类: 谈文论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初武科考试研究

  对于武科考试的研究远远落后于对于文科考试的研究,这有很多的原因,深藏于档案、史籍当中的珍贵资料还有待于更多的有识之士进一步开发研究。也欣然看到近年有少数的相关著述出现在有关杂志、专著上,更幸有山西《武术科学》为学界创造了一个好的平台,且在前面的期刊中已经有了关于历代武举制度的介绍性文字。关于清代武举制度的研究,零星可见于各种有关著述中,尤其是马明达先生曾经发表过《清代的武举制度》专文。但本文并不是画蛇添足之作,清朝的许多制度是在乾隆时期确定下来的,而此前算是一个过渡时期,这也体现在武科考试制度上,相信读者在看完本文后,对清初武举制度的转型过程肯定有一个较为清晰的了解,相信对于武术科学研究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一、清代武科考试概述
  
  满人崇尚武功,尤精骑射,在其以武力夺取天下之后,一改宋明以文抑武的积弊,主张文武并重。清代武科考试始于顺治二年(1645),终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前后经历250多年,会试百余次,录取进士近9000人,其规模之大,制度之完备,都是史无前例的。顺治二年,题准子午卯酉年十月举行武科乡试,京卫武生在兵部乡试,直隶各府武生在保定府乡试,各省武生在本省布政司乡试,初九日试第一场,十二日第二场,十五日第三场;而会试则在乡试的次年,即辰戌丑未年九月。武乡、会试都分试内、外三场:首场马射,二场步射、技勇,为外场;三场策二问、论一篇,为内场。康熙初年,边疆多乱,国家急需人才,因此康熙朝对武科十分重视:康熙三十三年,为使武举会试未中而骑射称优的人才不致遗弃,命再行考试遴选充火器营锻炼;三十六年,康熙亲临紫光阁阅试武举骑射,并亲自发五箭示范;四十八年,谕八旗汉军参加武科考试以收八旗健勇人才;四十九年,准千、把总参加武乡试一次;五十二年为收文武兼备之才,准文武生员互试一次。雍正元年命八旗满洲应试武科。乾隆元年准监生入武场。乾隆之后,清代各种制度基本定型。直至光绪二十四年(1898),推行了一千多年的武举制度举行了最后一次考试,由于内忧外患,加上武举考试所依托的冷兵器时代已经逝去,维新派等深感以前的弓、刀、石,马、步箭早已不适合时代的要求了,开始呈请改变武举旧制,改用枪炮试士,部议未允。光绪二十七年(1901),终因武科考试的内容已于当时的兵事无关,而被永远停止。
  
  二、清初武科考试过程
  
  清代武科考试三年一次,为正科,遇登基之年或皇帝、太后大寿庆典,另加恩科。考试分四级进行:初级为童试,在县、府进行,考中者为武生员;第二级为乡试,在指定省城进行,考中者为武举人;第三级为会试,在京城进行;第四级为殿试,也叫廷试,会试中式武举,经殿试由皇帝钦定名次。
  
  1.武童试
  
  武童试三年举行一次,于学政到任的第一年举行。它和文童试一样,在县署报名,填写履历。先经县试、府试,然后由学政进行院试。顺治二年规定京卫武童每年春秋二季由兵部考试,康熙三年,京卫武童并入顺天府考试,三年一次。顺治九年题准武童试在文生童考试之后即举行。
  
  考试分三场进行:头场马射,驰马发三矢,全不中靶的为不合式;二场步射,发五矢,中二矢及二矢以上的为合式;马步射合式者方可继续试开弓、舞刀和掇石。这是外场考试。三场原试策、论,后改默写《武经》,是为内场。内场考试由学政主持,而外场则由各省总督、巡抚、提督、总兵官选就近副将、参将或游击一人会同学政主持考试。
  
  院试揭晓后,学政将新录取的武生造册呈报兵部,同时将录取名单转发各武学,无武学处,附文学教官管辖,该教官造册移送同城武职,每月在各学射圃会同考验弓马,并教以《武经》、《百将传》、《孝经》、《四书》。照文生例,以下届新生到学为期满。期满后,仍按时督课,雍正五年议准如有骑射不堪,文理荒疏,以及品行不端者,许该教官详请学政褫革。武生初不得挂名营伍,如滥收入伍,该营将弁并该学教官一并参处。
  
  武生岁考,也同文生,三年一次,欠考三次以上,即行黜革。无故临场不到,即行黜革。如系游学未归,患病未痊,可以申报展限。等病痊回籍,进行补考。倘文艺较优,不能骑射,准其告退,与文童一例考试。雍正五年议准,年老武生,不能骑射,即给予衣顶,归州县管辖。
  
  武生举优,于学政三年任满时举行。雍正十一年定,由本籍教官开单申送,学政出具考语,汇题送部,到部时,礼部考试文艺,兵部考试骑射,具奏请旨,升入太学,准作监生。
  八旗汉军应试武科,始于康熙时,满洲始于雍正元年,因非武科主流,此不详述。
  
  2.武乡试
  
  顺治二年,题准子午卯酉年十月举行武科乡试,京卫武生在兵部乡试,直隶各府在保定府乡试,各省武生在本省城乡试,由该州、县给文赴布政司衙门投呈,造册汇送监临主考官考试。十六年定直隶各府、奉天府及各卫武生统归顺天乡试。兵生与拔补外委,由本营官出具印结,扶标中军加结,并取同考五人互结详送。顺天外场,钦简大学士、都统四人为考试官,会同兵部侍郎、顺天府尹、府丞及御史分闱考试,乾隆五十三年并派皇子大臣监同阅看;内场简用翰林院官二人为正副考官。各省以该省巡抚为监临主考官,如有总督省份,则以总督为监临,巡抚为主考,内场选科甲出身之同知州县四人为同考官,外场约会近省之提督、总兵官一人同考,或提镇路远,委副将一人代之。
  
  乡试场期。雍正《大清会典》卷135《兵部•;武举武生》载:“凡场期,顺治二年题准,……十月初九日第一场,十二日第二场,十五日第三场。”“康熙五十六年覆准,武闱乡试,比照会试之例,亦于初七日开弓,十三日入闱。”而乾隆《皇朝文献通考》卷53《武举》则为:“康熙五十六年,定初九日至十三日试骑射、技勇,十四日入闱。”查《清实录》:“康熙五十六年十一月丁丑,兵部议覆顺天府府尹俞化鹏疏,言顺天武乡试旧例自十月初九日试骑射技勇,至十三日考完,十四日入闱,止余半日,诸务忙迫,请照会试例,于初七日校射,十三日入闱,时日宽余,骑射技勇得以详细选拔。应如所请从之。”故当以《会典》所载为是,但乡试场期常有临时变故,不能一一考究了。
  
  乡试分外内三场进行。顺治二年定,首场马箭,纵马三次,射氈球,二场步箭射布侯,均发九矢,马射中二,步射中三为合式,再开弓、舞刀、掇石以试技勇;三场试策二问论一篇。顺治十四年,定马射以中四者为合式,步射以中二者为合式;十七年,马箭筑堤射毬,步箭射小靶,高五尺,阔一尺,以三十五步为例,并停试技勇。康熙七年定马射中三步射中二为合式。康熙九年,谕停筑堤射马箭,令置毬于平地。康熙十三年定马射树立三靶,以席筒为之,距三十五步,纵马三次,发九中三矢为合式,不合式不得试二场,步射树大侯,高七尺,阔五尺,距八十步,中二矢为合式,再试以八力、十力、十二力之弓,八十斤、一百斤、一百二十斤之刀,二百斤、二百五十斤、三百斤之石。弓要开满,刀要舞花,掇石须离地一尺,三项至少要能做到一项方为合式,不合式不得试三场。康熙三十二年,步射改树的距五十步,中二矢为合式。乾隆间,复改三十步射六矢中二为合式,马射增地球,而弓、刀、石三项技勇,必有一项系头号、二号者,方准合式,遂为永制。
  
  三场即内场,外场结束后,“入闱”试策论,地点在贡院,清初,试策二篇,论一篇。顺天乡试由内场考试官出题,各省由巡抚出题。内场论题,初用《武经七书》,康熙四十九年,太原总兵马见伯奏称《武经七书》注解互异,请选定一部颁行,康熙认为《武经七书》文义驳杂,不能皆合于正道,令大学士等对《武经七书》加以区别选择,并增用《论语》、《孟子》出题。嗣后考试武生童作论二篇(一出《论语》、《孟子》,一出《孙子》、《吴子》、《司马法》,即《武经三书》),时务策一篇。乾隆时裁《四书》,只留《武经》论一篇、策一篇。
  
  武乡试放榜后,中榜武举赴“鹰扬宴”,“鹰扬”,盖取“刍鹰击空”、“我武维扬”之意。清人吴荣光《吾学录•;贡举》:“武乡试揭晓翌日,燕监射、主考、执事各官及武举于顺天府,曰‘鹰扬燕’,仪与‘鹿鸣燕’同。”燕,同“宴”,文科称“鹿鸣宴”。
  
  3.武会试
  
  顺治二年定,逢辰戌丑未年举行会试,为正科;以兵部左右侍郎一人为知武举,御史四人为监试,兵部满汉司官各一人为提调,外场考试官四人,以大学士、都统钦简,会同兵部尚书、侍郎及御史分闱考试,内场正、副考官二人,以内阁、六部、都察院、翰林院、詹事府各堂官钦简,同考官四人,以进士、举人出身之中书、给事中、郎中、员外郎、主事简派。
  
  会试场期,顺治二年定,九月初四日在部筵宴外场考试等官,初九日试第一场马射,十二日第二场步射,十三日筵宴内场考试等官,十四日内外场考试官一同在部筵宴,十五日第三场策论;康熙二十三年,定会试于初六日筵宴监射大臣等官,初七日至十二日考试马步射及技勇,十三日筵宴主考、知武举等官入帘,十四日外帘各官编号点名,十五日考试策论。
  
  会试地点,在京城举行。会试之年,各地方官具结呈送布政司,省督抚请咨发司,限四月后八月十五日之前发给武举文批及盘费,赴部查验。顺天武举由顺天府给文;八旗满、蒙、汉军在京由该管本旗都统给文,驻防由该省将军、副都统给文;千把、总及巡捕营兵丁之中武举者由各该管衙门给文。康熙三十六年定,各省武举来京,如过九月初五日投文者,不准会试。会试也分外内三场进行,其规则一同武乡试。
  
  现将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康熙三十三年(1694)甲戌科武会试第三十六名曹曰玮(继武,1671-1706)试卷《第一问》内容附于下:(曹曰玮为康熙三十二年顺天府癸酉科武乡试解元,甲戌科殿试武状元,累官至陕西兴汉总兵官,带左都督衔,本人已有专文考证)
  
  自古帝王之治天下也,有文事者必有武备,而训练之道,可不讲乎?盖兵之强,非无自而强也,必积之久而后有莫犯之威;兵之弱,非无自而弱也,必弛之深而后有莫振之形。惟不尚节制之文,而克尽教养之实,使其日趋于强,而不流于弱,则武备之道而巩固之谟亦在其中矣。我皇上文德诞敷,武功赫濯,服三王未服之人,宾五帝未宾之地,荡平之盛,从古未有,正偃武修文之日矣。而执事犹以训练下询,岂非安益求安,治益思治之深心乎?夫八旗将士,时加训练,固已超越乎虎贲羽林矣,而在外之属、在戎行者,保无有懈忽之心乎?保无有苟安之念乎?保无有知安而不知危、能逸而不能劳乎?承平之际大率皆然,而顾可不思训练之欤?愚以谓欲无积弛之渐,当尽训练之实,欲尽训练之实,存乎训练其人,此其间不当问之兵而当问之将,何也?有良将而自无弱兵也。使为将者,不以教阅为虚文,而以教养为实事,不以老弱充行伍,而以精壮彰军实。于是讲步伐之制而彰军令,严教戒之规而明罚敕法焉。且练其聪明足以察旗鼓之节,练其忠义使足有尊君亲上之诚,则无在非精实之兵,平居可壮干城之望,无往非锋锐之旅,临敌自成山岳之威。然又贵为将者,训练之有方,教戒之有术,必使兵精而不逞,咸知有谦恭揖让之风,务使兵多而不骄,尽皆有鼓腹嬉逰之象,将见在在皆锋锐矣,处处皆坚壁矣,随地若金汤、若磐石矣,又何边隅之足患哉?此文事之所以必有武备也夫。
  
  4.武殿试
  
  殿试亦称廷试。顺治二年定,会试之后,即于十月内举行殿试,由有关部门将殿试策文及考试马步射、弓刀石和传胪日期拟定上奏,皇帝将于开始之日亲临西苑中南海紫光阁阅黄册,考试马射,第二日考试步射及开弓、舞刀、掇石(不久改为第一日考试马步射,第二日考试弓刀石),第三日皇帝钦定甲第,交读卷官填榜传胪。一甲三名赐武进士及第,二甲若干名赐武进士出身,三甲若干名赐同武进士出身,一甲一、二、三名分别称武状元、武榜眼、武探花。关于武殿试的场景,乾隆时鄂尔泰、张廷玉等编纂的《国朝宫史》卷五《典礼一•;紫光阁武试仪》一节中有详细记载,因原文较长,此不援引。
  
  殿试提调官以兵部满、汉堂官职官开列,读卷官四人从内阁、吏户礼刑工五部及都察院、通政使司、大理寺、翰林院、詹事府各堂官内选取,监试官以都察院御史任,掌卷、受卷、弥封官以内阁、翰林院、詹事府、六科及兵部司官、笔帖式任,巡绰官用銮仪卫,填榜官用内阁中书或兵部司官、笔帖式,印卷官用兵部司官、笔帖式,供给官用光禄寺官或兵部司官、笔帖式。
  
  殿试日期,临时由部请旨决定,初定于十月初四日试策一道,初五、初六日试马步箭及开弓、舞刀、掇石。地点或在瀛台,或在景山,由兵部在考试之前请旨定夺,康熙四十五年之后,地点或在畅春园西厂。
  
  武进士传胪在太和殿,日期多在十月初七日,唱行礼结束后,赞礼官赞“举榜”,兵部尚书举榜出,至丹陛下授司官,由中路捧榜至午门前,跪设龙亭内,行三叩礼,銮仪卫校尉抬亭,乐部作乐在前引导,至长安门外张挂。赐状元盔甲,诸武进士随同观榜(是为“大金榜”;另还有专门供皇帝览阅的“小金榜”),巡捕营备繖盖仪从送武状元归第。次日,读卷执事各官及诸武进士在兵部赐“会武宴”,赐武状元盔甲、腰刀、繖袋、鞓带、靴、袜等,并赏给诸武进士银十两。武乡试放榜后赐宴称“鹰扬宴”,武殿试则称“会武宴”,清人吴荣光《吾学录•;贡举》:“《通礼》武殿试传胪后,燕有事各官暨诸进士于兵部,曰会武燕。”清人梁章钜《浪迹丛谈•;武生武举》:“文称鹿鸣宴,武称鹰扬宴,人皆知之;文进士称恩荣宴,而武进士称会武宴,则罕有知者。”
  
  殿试武艺之前试策问,在太和殿,所试题目按文科殿试之例标目进呈,由皇帝钦定,殿试前一日在内阁刊刻题纸,临场散发。现将《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第118卷《武举部》所收康熙五十二年(1713)癸巳科武殿试策问试题文本列于下: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自古承平日久,则武备或致不修,朕统御万方永维,所以久安长治之道,故加意疆场,推心阃外,无时不图度于怀也。夫为民之卫者兵,司兵之命者将,古之大将以仁义律身,夫是以操如冰霜,思如雨露,令之行也如风雷,信之坚也如金石。朕于简任将帅,训练有加焉,而未能悉副朕心者,其故安在?夫必平日得士卒之欢,然后临事可以用三军之命,古未有不恤兵而能制胜擒敌者,今或坐享安荣,而于众士甘苦漠不周知,甚且冒兵克饷以自肥者有焉,身家之念重,则营伍之恩薄,欲得万人齐心,同仇敌忾,岂不难欤!然则恤兵之要,尤在洁己,故廉则生惠,公则能爱,古大臣之风其遂邈不可嗣欤?赏罚者,驭众之大权也,而于军士尤重,非信赏,则无以结其心而鼓其气,非必罚,则无以肃其法而励其威。今为将而或未能尽斯道者何欤?毋乃漫无纪律而赏罚之不讲欤?抑因其吝于赏,故不敢果于罚,以私意苛于罚,故因以私意滥于赏欤?宽严之施,恩威之用,何道而适其中也?要之,洁己者恤兵之本,而洁己恤兵者尤信赏必罚之本。洁己则服人也,素赏固服而罚亦服也;恤兵则感人也,深赏固感而罚亦无怨也。为将之道,宜无大于此者。尔多士皆欲为国家宣力四方者,其悉摅所学以对,朕将亲览焉。
  
  武进士录用。顺治三年,一甲一名授参将,二名授游击,三名授都司,二甲均授守备,三甲均授署守备;十二年,定一甲一名至一百名选授营官武职,其余选授卫官武职。康熙十一年,改前半授营职,后半授卫职;二十九年,定新科武进士由兵部请旨,交领侍卫内大臣引见,选擢侍卫若干人,余补参将、游击、守备等官。雍正五年,定一甲一名授一等侍卫,二、三名授二等侍卫,二进士选十名授三等侍卫,三甲选十六名授蓝翎侍卫,其余武进士以营卫守备分别在兵部注册选用。
  
  武进士教习骑射。文科进士初授馆职,为庶吉士,武进士初也仿此留京简选教习。顺治十二年令侍卫内大臣教习武进士,学习骑射,曾命鳌拜为教习。著名史家谈迁在其《北游录》中记载:“教习武进士:乙未,教习武进士,多尔机昂邦公遏必腾头等虾马尔吉哈,进士,加授二品服俸宁远于国柱,三品服俸高密单登龙、上元范明道,四品服俸余姚邵一仁、山阴张其毓、宣府颇君德、京山曾以信、山阴刘燧、长治马之迅、龙骧卫缴应缘、宁远刘秉仁、泾阳樊英、金吾左卫刘世明、魏县张可久、神武左卫缴正经、榆林白文灿、郓城孔弘宪、德平王宇泰、商丘姚典、永平周彝、余姚杨焕斌、大兴张靖、胡师龙。”康熙五十一年,因考虑新中武进士者,没有实践经验,命候补参将、游击、守备之新科武进士不用回籍,分发八旗交护军统领学习骑射,教以仪度。雍正元年停止教习。
  
  三、清初武科考试杂考
  
  武科考试牵涉内容十分庞杂,在上面的叙述中只是按一般的考试程序进行一个简要的探讨,下面就几个具体的问题做一个补充研究:
  
  1.考生籍贯
  
  由于各省考试录取名额不同,这本是考虑到各地考生差异而采取的策略,但也因此造成了各地存在不公平竞争的情况,因而在清代武科考试中存在冒籍现象。针对这种情况,官方采取了一些对策,如康熙四十一年定,亲填籍贯年貌,用空白印册两本,第一场马箭合式武生,在其脸上加盖印记时,令该生亲笔填写姓名籍贯年貌;第二场合式者,仍按照第一场的做法,在考生填写时,核对其字迹,在确认之后才准入第三场。监箭官将这两本册子移交至公堂,监临官封存,到拆号之时,监试各官将该生中式策论墨卷与登记册上的笔迹进行磨对,有字迹不符,作弊显然者,除褫革外,还要加以处分,若监临等官未进行查对,以至出现冒滥现象的,要按例议处。康熙五十四年,因江南苏州、松江、常州、镇江四府武童考试,有人雇用“枪手”作弊,所以下令考生亲笔填写籍贯年貌,写清三代,并要五人互结,廪生花押,并取地方官印结,方准考试,这样一来,就将考生之间及考生与地方官之间连在一起,一旦一人有冒滥作弊现象出现,其他人将受到牵连,有利于杜绝作弊现象发生。至雍正十二年,还定顺天大兴、宛平二县武童试参照文童例,考试之前须经“审音”通过后,方可参加考试。
  
  2.考官
  
  在文科考试中,考官对一个应试学子是否可能被录取的主观作用非常之大,一旦文章被其看中,中式就在望了。而武科考试则稍有不同,武科分内外场,外场考试是客观的竞争,箭是否射中,弓是否拉开,都是明显的事情,评判主观因素干扰少,内场策论虽然如同文科考试,但武科考试向来重视外场成绩,所以考官在武科考试中的重要性远不如文科。
  本文所要讨论的考官主要是指在前三级考试中,武童试参加院试的考官——学政,乡会试时的主考官和同考官。
  
  学政为主管一省的学校教习、教育行政、考试诸事的最高长官,每省一人,作为三年一任的钦差官,相当独立于各省的行政长官,在任学政期间,不论本人官阶大小,均与总督、巡抚平行。他不得干预地方行政,但总督、巡抚等地方长官也不能干涉他所分管的事务。学政例以翰林院侍读、侍讲、编修、检讨、各部侍郎、京部院及科道等官由进士出身者担任。学政在其三年任内,必须出巡全省各府州县,主持生员岁科两试以及最重要的童生试等。
  
  乡试考官。顺天府(京闱)武乡试,顺治二年定,以兵部右侍郎和启心郎为主考官,内院大学士和兵部满汉堂司各员为监射官,兵部司属各员为同考官;顺治十六年定,钦点翰林官二员为正副主考,监察御史二人监射,小京官进士出身者四人为同考官,顺天府堂官为提调。各省乡试,顺治二年定,以本省巡按为监临考试官,会同布政、按察、都察三司各官监射;顺治十七年定,本省巡抚监临考试,会同三司监射;康熙八年定,各省总督、巡抚、提督等于本省总兵官内精选骑射熟练者一人,会同巡抚为监射官;康熙十四年停止选取总兵官监射。
  
  会试考官。初监射官由兵部临期密题,钦点二人;康熙二十八年定,外场钦简内大臣、都统、内阁大臣会同兵部尚书、侍郎及御史分闱考试。内场正、副考官二人,以内阁、六部、都察院、翰林院、詹事府汉堂官钦简。同考官四人,兵部咨取各部郎中、员外郎、主事、六科给事中内由进士、举人出身者密题钦点。知武举官钦点兵部汉左右侍郎一人。兵部满汉司官各一人为提调官。监试官以都察院御史二人任。
  
  清代一向严禁朋党,由于科举考试自然产生一种流弊,就是考生与主考官之间的所谓“师生”关系,文科考试尤为突出。为此,朝廷曾严令中式者与考官拉关系,皇帝并亲自主持最后的考试——殿试,以示被录取者均为“天子门生”,从而淡化科举考试中座主与门生的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