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世狂刀

剑指九天扬正气,拳立华夏显武威

 
 
 

日志

 
 

八极拳第七代—吴连枝   

2006-12-26 10:39:04|  分类: 侠客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极拳第七代—吴连枝
  
  
  沧州,因沧海而得名,地处渤海之滨,历史上曾经贫瘠荒凉,既是犯人发配之地又是叛将蔽身良所。他等隐姓埋名,化装僧道游侠,传艺为生,遂成沧州民众强悍尚武之俗。自古就有“镖不喊沧”之说,说的是南来北往的镖车,不管是黑道白道,也不管是水运路行,只要是车到沧州、船过沧州,你必须扯下镖旗,悄然而过,不得喊镖号。否则,无论你有多大的名头,多好的身手,只要在沧州喊镖叫板,保管你栽个大跟头,丢尽脸面。
  
  太极、八卦、秘宗拳…….50多个武术门派大旗曾在这里高悬。
  
  大刀王五、神枪吴钟、津门大侠霍元甲……无数武林豪杰从此笑傲江湖.
  
  运河依旧,不见旧时镖船帆影;古道难觅,湮没多少江湖往事;当年名震江湖的8大门派,大多悄无声息。
  
  然而,一个当年被称为邪门异术的武术门派,在今天却大行其道。
  
  旁门左道何以威震武林?现任掌门为何众说纷纭?
  
  1985年,河北孟村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600余名八极拳的弟子,他们来参加推选八极拳新掌门的大会。对关系八极拳未来发展的这个重要人物。门中弟子各有各的想法,一场帮主推选大会差点演变成一场帮内争斗。
  
  自从八极拳第六代掌门人神拳吴秀峰1976年在天津遇车祸去世后,八极拳一直处于群龙无首的局面。
  
  八极拳,刚猛暴烈、技击毒辣,在中外武林界独树一帜。但因为它招招伤人,一直被成为异术,类似于武侠小说中的邪派武功。在文革期间更是禁止练习。时光到了八十年代中期,吴氏后人要重振门户。于是就有了新掌门人推举大会。
  
  第六代掌门人吴秀峰临死前曾立嘱:将门派之位传于二子连枝。但是对吴连枝这位小师弟,不仅帮中弟子不服,就连老吴家的人也没见过他的真功夫。
  
  掌门人大会前夜,老吴家的气氛空前紧张。吴丕清,吴连枝的师兄,门中长老。找到连枝:
  
  “我来教你几招,你好看着门,别出笑话。要是人家一伸手,你就趴下了,多给咱老吴家丢脸。”说完一招六合扑地锦向吴连枝袭去,不想吴连枝一转身,一伸手,拳头贴着肩头落空,吴丕清一个踉跄,差点倒地。
  
  这吴丕清是八极门中的高手,此招他只用了六分力气,只是想一试吴连枝功底。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他的手腕会被吴连枝轻轻抓住,更没想到他的手腕会有如此之大的力量。至于吴连枝所用招式,它也没有见过。
  
  仅此一招,吴丕清就知道连枝无论拳术还是内功都胜自己一筹。
  
  第二天的,掌门人大会大会如期举行。在孟村县政府招待所的餐厅里。一场争斗展开了。“有的同意我,有的不同意我,他们都不是蒙村周边的人,这些人不敢在农村放肆,他们不同意意见,就打起来了,在饭厅里面碟子都飞起来了。当时我急了,我说你们不服气冲我来”吴连枝。
  
  在孟村,在八极拳开山鼻祖的地盘上,大家对老吴家的传人连枝还是不敢太放肆。虽然大家心里很不服气,可没人敢出面较量。
  
  在大家的怀疑中,吴连枝继任掌门。但是换了一个名称:吴氏开门八极拳研究会会长。
  
  


  
  “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传太极拳由一代宗师张三丰创立。而八极拳则是由明朝沧州回人吴钟以《天经》,也就是《古兰经》中的“阴阳”“无形”之理,和道家《易经》之论,创成独绝之术。
  
  八极拳以火爆、猛烈与太极拳的稳健、柔和相对应,以八八六十四手与太极拳的八八六十四卦相对应。
  
  二百多年来这种以河北沧州孟村为中心的外家拳流传各地吴连枝的祖父,是在清末大闹巡盐府而惊动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威震武林的八极拳第五代掌门 “铁巴掌”吴会清;他的父亲,则是曾在贺龙元帅面前表演并受到其高度赞赏、享誉全国的武术大师“神拳”吴秀峰。吴氏家族在当地拥有很高的威望。然而在吴连枝的小时候挨打却是家常便饭。
  
  吴氏家族有一条古训:学会把式学会老实。意思是练了拳更要老实本分做人,绝不能恃强凌弱。吴连枝从小就被教导不许与别人好勇斗狠。
  
  吴连枝:每次上学或者到学校,一些年龄大的同学就欺负我,说你就不会把式吗,练武术,过去称练把式的,你不会练把式,不信咱们俩比划比划,小孩打架就欺负我,我说我不会我不会,我还没有学呢,我就故意退让,退让也不行啊,他就是想打我。
  
  但是吴连枝的性格十分倔强,他常常因为不能忍受挑衅而打架。在八极拳严格的门规面前,吴连枝总是遭到重罚。
  
  吴连枝不是家中长子,但是他练武的天赋从小就引起了父亲的注意。父亲吴秀峰在天津拒绝黑帮势力的邀请,靠拉人力车为生。同时广收门徒。但是对于二子连枝确格外偏爱。从来都是单独传授武功。
  
  1968年吴连枝高中毕业,他进入孟村电机厂作了一名工人。那时吴连枝结婚不久,妻子虽然患有肺病,但是两个人的生活非常平静幸福。1976年,老掌门吴秀峰车祸去世。当时29岁的吴连枝曾经三年没有习武。他曾想放弃练拳。
  
  1985年,他被推举为掌门之后,内心重镇八极雄风的渴望被点燃了。
  
  同样是在1985年,隔海相望的日本,一个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开始在游戏界崭露头角。希望自己能够作出一款表现真实武术动作的新型游戏。
  
  1991年秋天,铃木裕和他的翻译来到孟村,他们携带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摄像机和照相机。他们的到来让吴连枝感到意外。
  
  “我是练武术的和电子游戏有什么关系”吴连枝。
  
  铃木裕在孟村只待了一天,吴连枝向他展示了许多八极拳的奥妙。两年以后,一款表现八极拳等真实武术的格斗游戏在日本推出。
  
  《VR战士》系列至今的全球销量已经达到了400万套。游戏开发已经进入了第五代,包括中国的少林拳,燕青权,螳螂拳,虎燕拳还有国外的跆拳,柔道,摔跤,截拳道,合气柔术,都是游戏的内容,而已吴连枝为原型的结成晶和他的八极拳是永远的主角。
  
  目前全球约有两亿以上的中国武术练习者,而在精神上痴迷于此的“功夫迷”应该远远超过这个数字。这一曾被称作“国术”的运动早已超出了体育的范畴,有人认为其历史本身就是一部文明史。然而这一古老文明的活化石却与一种仅有二十年历史的新生事物——电子游戏不期而遇了,“功夫迷”和“电玩迷”的目光交汇在一个人身上:他就是河北沧州的八极拳掌门人吴连枝。他随自己演练一生的古老拳法一起,在近十多年中得到了空前的关注,
  
  技惊东瀛
  
  随着VR战士在世界许多国家的流行,吴连枝也被多次邀请到国外传授八极拳术。在日本、韩国、新加坡、美国等许多国家还成立了八极拳会馆。使他最难以忘怀的是1986年11月,他应日本大阪“武当拳研究会”之邀,第一次赴日的经历。
  
  那天的开学仪式在大阪一家体育馆举行,一百多名学员整齐地站在场地向吴连枝行鞠躬礼。突然,—个身材高大、着一身白色摔跤服的人冲进大门,嘴里呜里哇啦地讲着日本话。吴连枝听不懂,忙问一旁的日本翻译:“他讲的是什么意思?”日本翻译有些难为情地、吞吞吐吐地说:“这是日本著名的空手道高手。他听说来了—位中国的八极拳师,就想跟您较量一下,想见识见识八极拳有何厉害之处。不知道您是否有这个胆量?”
  
  吴连枝微微笑了笑,镇静自若地扎下马步,拉开了架势,朝那个气势汹汹的日本人招了招手。那日本人像是被戏弄了一般,如一头发怒的雄狮,击打着双拳猛扑过来。可吴连枝这时却静若处子,眼看对方的拳头几乎打到了他的脸上,这时,他猛然向下蹲步沉身,向对手的右后闪进,同时左掌拨开对方向他腹部攻击的另一致命之拳,右膝随身进而顶击对方前腿之小腿骨,右拳向其腹部辅以掖打踹击──这是八极拳中独有的“砸跪膝”招数。这一招果然奏效。只见那日本人像被电击了一样,身体突然向后抛去,如一扇厚重的门板砰然倒地。吴连枝急忙上前将对方搀起,那日本人羞恼得满面通红;紧咬牙关忍着痛一瘸一拐地退出了场地。
  
  吴连枝刚要开始讲课,学员中又站出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国人。他用很不流利的汉语说,他叫马休·格拉姆,是大阪大学的英语老师,曾在美国练过自由搏击。 “我很佩服你的中国功夫,如果你敢让我先动手打你,怎么样?”他说了两三遍,吴连枝才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想先发制人,先把吴连枝制住,看吴连枝能否转败为胜。吴连枝艺高胆大,他朝马休一招手:“来吧!”话音刚落,马休便毫不客气地冲了上来,双手猛地抱住了吴连枝的脖子,同时双肘狠命地辅以夹击。可这还不够,他竟然还提起右膝猛力地向吴连枝的胸腹撞去。吴连枝见状心想,不能再让他得逞了,便急忙抬右肘向下磕击对方正在上顶的右膝盖。这马休哪里经得住八极铁肘的威力,“啊”地大叫一声,腿再也抬不起来了。可他的双手双肘还是狠命夹抱吴连枝,毫不放松。吴连枝便把右小臂插入对方右肘下,左手在内拢住对方右手腕,右手翻腕拢住对方右肘,用力往里一裹──用了一个“抱丝缠”的擒拿招法,但见人高马大的马休痛苦得大叫一声,仰面朝天翻倒在地。
  
  2002年6月,应韩国弟子之邀赴韩传拳的吴连枝正赶上世界杯足球赛小组赛中国和土耳其的比赛,在韩国首都首尔上岩体育馆举行。中国队以2:0失败。吴连枝看完比赛后,默默地走出了现场。第二天,他要在足球场外的一块空地上,举行足球之外的另一件令人瞩目的事件。
  
  吴连枝:采访的人问我,你是中国很有名的武术家,我说我不假说武术家,我说我是练八极拳。听说你们八极拳能打,咱们韩国的跆拳道也行,是不是找个人跟你切磋一下,我的徒弟郑优应跟我说,老师你考虑考虑,最后不要。一旦失手,我们面子就没有了。
  
  2002年6月14日15时30分,在韩国汉城经历了中土世界杯足球大战的上岩体育馆外一块空地上,骄阳晴空下,所有摄像机、照相机的镜头对准了身穿黄色练功服、威武傲然的吴连枝和一身白色跆拳道练功服、英气逼人的二十六岁的韩国跆拳道高手金贞相(化名)。
  
  专程蜂拥而至的韩国KBS电视台、国家有线电视台、《Mars》武术专刊、《世界日报》等多家韩国权威媒体的记者们开始了赛前的竞相采访。
  
  吴连枝:(扫了一眼对面的一脸轻蔑、狂傲十足的金贞相,从容地笑了。)我需要提醒各位的是,中国的武术不是足球,不像足球那样好对付。一番寒暄和礼谦过后,比武开始了。
  
  两人短时间的僵持着,谁都没有轻易出招。
  
  “中国队,加油!”围观的一名中国人突然喊出了十天来在世界杯小组赛上为中国足球队喊惯了的助威口号。
  
  接着是中国人的“中国功夫必胜”和韩国人的“跆拳道一击必杀”等双方支持者的呐喊助威声。
  
  金贞相终于以“饿虎扑食”之势凶猛地压了上来,上面一记直拳被吴拨出,下面突然起左脚侧踹,脚带风声向吴头部击来。吴深知跆拳道脚法的厉害,急向左前躲闪进身,金的踹空之脚还没来得及收稳,此时吴的右掌已随身而进按在金的右大腿内侧,瞬时沉身接发八极按挞之功力,这一招“手别子”接转“下海掌” 用得出人意外、防不胜防,还没等金醒过神儿来就“扑通”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金贞相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涨得通红,不服气地又拳脚相加地扑了上来。吴连枝不退缩、不避让,而是展现出八极拳的霸气,迎身而上,见招打招,硬开中门,出右拳一招“定阳针”稳稳打在了金的胸腹之间,金“噔噔噔”退出几步跌坐在地。这一拳,吴连枝手下留情仅用了半成多的功力,不然,对方就会有生命危险。金贞相站起身来,愣愣地看着吴连枝,他不相信,就凭他这身不知打败过多少人的过硬功夫,竟然在吴连枝的面前无法施展,竟然“鬼使神差”地连连受挫。
  
  围观的众人也被这干净利落的交手震惊了,甚至忘记了呐喊助威,他们本来为“长者”吴连枝捏着一把汗,这时倒为这位年轻人担起了心。
  
  可怜这个称霸韩国武坛的棒小伙儿因失去重心,转眼间又一次被放倒在地。站起身来的金贞相此时就像一头狂怒的雄狮再一次扑向吴连枝。吴连枝心想:撂你三个跟头都不服输,看来真得让你“清醒清醒”了。说时迟、那时快,当金的一记直拳打来时,吴使出八极拳的“圈抱”功夫,硬打硬开,左掌再顺势一拦, “啪”──一记重重的、然而只用了三成劲力的反背掌,以八极拳独特的“单”劲抽在了金的脸上,顿时打得金眼冒金星,倒退数步,捂着脸蹲在了地上片刻,当吴连枝出于礼貌上前把他扶起时,清醒过来的金贞相的左脸已肿了起来。但他非常恭敬真诚地说:“吴先生,我败了,我输得心服口服”不久,他来到韩城的一家八极拳武馆,拜吴连枝的弟子为师,学习八极拳。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