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世狂刀

剑指九天扬正气,拳立华夏显武威

 
 
 

日志

 
 

宋式形意大家李国良  

2006-12-26 10:35:24|  分类: 形意拳 心意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式形意大家李国良

   
  宋式西形意大家李国良师伯(以下简称良师),乃技击界有数的人物。全得师祖郝公湛如之真传,出手无形,技艺精绝。然性情隐逸,藏身于上海千万人海中几十载,若非武林前辈高手,当未能得闻其名。鄙人将其人其事略做著述,以飧同好。
  
  一、 学 艺
  
  良师长于共和国七岁,练武近一甲子,修习宋式形意48年。
  
  天性使然,良师自幼好武,在乡村练习。彼时无有明师,所练功夫甚为粗浅。良师性格坚毅,若知一法,则苦练不辍,3年劈空井练下来,虽然半点水花也未能打出,倒也练了个身体结实。
  
  少年时期,良师有机会系统地学习了少林一系的梅花螳螂拳、八极拳。在上海衡山公园中,以训练刻苦,动作凶猛迅捷,实战硬朗,为同道赞叹。
  
  该公园有位练了20多年少林拳的老师傅,小有名气。双方比武,良师年轻气盛,下手不客气,重伤之。因其时良师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身材亦不高大。对方感到郁闷,不再来衡山公园。良师事后颇为后悔。
  
  在良师练功夫时,不时有位老人旁观,也不吭声。后来几乎每天都来。很久以后,他向良师提出,要教其功夫。良师本不认识这位其貌不扬的瘦老头,更自负螳螂与八极之威力,根本不搭这个茬。
  
  老人以后还是在旁观看,良师依旧不理。有一天,这个老人和良师商量:小阿弟(上海人对年轻人很客气的称呼),我叫你做一个动作,看你能不能站5分钟,好不好?良师心想,我马步随随便便就站40-50分钟,5分钟有什么不能的。于是一口气答应下来。老人就教良师摆了一个动作。良师按此站桩,大概3分钟后即大汗淋漓,双腿颤抖。但是良师好强,硬是用力撑着不放,结果越撑越难受,越撑越发抖,直到撑到约莫10分钟,实在撑不下去了才作罢。此时汗水已经打湿了水泥地面。而那老人,早已不见踪影。
  
  事后良师向同道打听,同道吃惊地说:你怎么连这个人都不认识?!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郝湛如,可是上海滩顶级的实战高手!
  
  良师寻思:这个桩这么难,一定是个好东西。于是坚持锻炼,天天站这个桩。
  
  奇怪的是,那个老者第二天没有来,第三天也没有来。一个月没有来,两个月也没有来……
  第三个月最后一天的晚上,良师依然在站这个桩。时间已经快到公园摇铃关门,前面约30-40米处出现一个人影。当良师注意的时候,人影一晃就到大树后面了。接着听到公园摇铃,良师就结束站桩过去看,但树后却空无一人……
  
  次日一早,良师再练,则郝祖(那老人)出现。良师立即拜师,郝祖欣然纳之。郝祖云:此式名叫三体式。并纠正了良师练习中的一些错误。比如前肘内拧;三体,就是重心在两脚之间。良师坚持练习,3个月后达到单腿45-60分钟。郝祖再授劈拳,良师练习1年乃成。劈拳既成,其它功夫,就学的非常快。
  
  郝祖性格奇特,徒弟练习,就喜欢在旁边看,很少吭声。郝祖叫怎么练徒弟就必须怎么练。曾有徒弟提出想学某形,那郝祖就再也不教了,而且断绝一切关系。良师和郝祖关系最好,曾问过某个拳怎么打,郝祖立即就把面孔拉下来了,吓的良师再也不敢多问,立即闷头打拳。良师给鄙人解释:郝祖是在严格要求弟子,因为许多功夫没有练出来,就不能练下一步。否则多学无益。
  
  郝祖好酒,良师经常请郝祖喝酒。郝祖喝酒之时,良师就在旁边打拳。郝祖有时喝得兴起,又看到徒弟练拳带劲,就高兴地起来指点。良师每学一式,就不断重复练习2-3个小时,直到招式深入脑海。
  
  良师那时侯月工资是39元,除了自己的有限花用外,都花在郝祖身上了。他经常请郝祖喝酒,一般一周一次,多的时候一周2、3次。
  
  良师是跟郝祖最久的弟子。在很长的时间内,良师是跟在郝祖身边唯一的弟子。12年的学习,尽得其真传,于本门各种武功无不精绝。同门之中,得郝祖宋式行意拳之外形内精者,无出其右。
  
  郝祖文革中去世,邵善康师伯曾记述过其事迹。
  
  二、 绝 技
  
  心意名宿卢嵩高有个本家亲戚姓陈,因跟卢嵩高练功夫,故而跟郝祖、良师都比较熟悉。在郝祖去世后,一次他跟良师交流,一动手,陈大惊说:郝湛如的东西都在你这里。良师笑说:因为自己和郝祖一样高,也一样瘦,动作完全一样,所以活脱脱一个郝祖。
  
  笔者之形意本学自严师。严师善战,气宇轩昂,出手之神奇,一如传奇。笔者虽资质有限,但也练的虎背熊腰,出手还算快捷,动手不让人。不少好指点他人的前辈,一动手后发现鄙人出手硬朗,就再也不多言语。然跟严师一动手,却如幼狼遇到猛虎,根本不堪一击。本自以为强横的力量,如遇惊涛骇浪;本自以为快捷的身手,一运用即被控制,遭雷霆数击。若非亲身交手,实难想象功夫居然可以练到如此厉害!严师后因眼疾,不便全力发劲,即使如此,其内劲亦远胜笔者。据严师讲:同学时,良师臂力更胜一筹。
  
  良师清俊,走在大街上,根本不会有人认为他是武林高手。然而跟其动手,良师随意一踏步,笔者即觉如牵心神,顿觉危险重重,被迫马上调整姿势。事后笔者将这个感觉告之,良师笑着说:以前有几位高手跟他动手,说也有这种感觉。
  
  跟良师动手,每次挨打都不知道怎么被打中的。良师一再强调:形意必须不露形。惟其如此,方能随心所欲,达到神奇境地。一露形,人家便知其意图,即有备。因此出手要达到没有形迹的水平,着了形迹就不是形意了。刚开始练的人,都有形有象,练到功深才有可能无形无象。
  
  其出手,一按、一擦、一点,看上去很随意,但却奥妙无穷。若非大行家,绝难窥其端倪。一动手,则被击中。
  
  一次,良师询问:什么是内家。笔者以少林、武当做了回答。良师伸手做了个动作,说:如果对方胸口被这样打中后,外表没有伤痕,里面伤了,必然吐血的。及时治疗,可以治好,但是只是表面好了,以后会经常咳,带一点隐痛,象痨病一样。一出手,人家就会内伤,练到这样,才可以称为内家。良师叙述有位师伯曾经用此一式即镇服日本高手。其它功夫发掌力发的是震劲,打到人身上要留痕迹,发红,重了发青,内脏也会被震伤。但是不会象我们的内劲留有后遗症的伤。这不是震劲可以比拟的。
  
  郝祖的功夫到最后就是点穴,良师得其全传。现在有些人演示的点穴,其实是打穴,和点穴有很大差异。点穴奥妙很深,不但要有准确的位置,还要有时辰、有阴阳、有顺逆等等。解穴必须知道点穴的手法,不然没有办法解。古代小说中讲,有人被点了穴位,前来解穴的都是点穴者的同门师兄弟。因为同门才有可能知道点穴者的手法,看出如何点的,才能解开。点穴练手需要用药泡手,象良师这样泡药的手,是软的。可惜现在练手的几味药很难得到了,后辈们再配此药很不方便。
  
  一个人纵然铜皮铁骨再厉害,也经不起点穴。十拳不如一肘,十肘不如一指。这一指,就是点穴。点穴要小心,在点穴面前,人是很脆弱的,生命就在呼吸之间。也许这一指头下去,人就死了,想救都来不及了。因此不是什么穴位都可以随便点的。
  
  良师认为本门的重要典籍《内功四经》是形意宋式一脉的开创者宋世荣编写的。本门的很多功夫,都在该典籍中。反过来说,内功经其实就在拳里,拳练好了,就都有了。
  
  形意拳是由大枪演化而来的,形意拳的劲其实就是大枪劲。练习中使用大枪会叫别人觉得危险,因此大家都把大枪去掉头,这就是大杆子。白蜡杆柔韧、沉重,笔直,最适合练内劲之用。良师在此颇有造诣。很多人误以为形意13杆即太极13杆,其实两者有很大的区别。
  
  鄙门之器械麟角刀多尖多刃,怎么动都可以伤人,对敌人对自己都很危险,但却不容易练习,稍不小心还会划伤自己。非功夫娴熟者,方可以习练。
  
  良师剑法独步,按照清朝方式握剑运剑。招式老辣,即使述之亦令人不寒而栗。
  
  因笔者功夫粗浅,辞不尽意。很多绝技,以后有机会再细述。
  
  三、 授 徒
  
  从19岁起,良师就在郝祖的授意下正式教授宋派形意,最初地点是虹口公园的山荫路。后来郝祖的弟子中有不少或者先学于郝祖后学于良师,或先学于良师后经良师介绍到郝祖处。
  良师以前在闸北、虹口很有名气。一次到电影院看电影,大家知道是他来了,都起来鼓掌热烈欢迎。
  
  武林前人得一艺实为不易,授徒亦非常严苛。很多武林前辈在学艺之时都会被师父打伤。
  良师则一绝前人恶习,对弟子悉心教诲,言切要害。因此,所教弟子多有所成。
  
  小王师兄是良师70年代的弟子,从学之后,即善实战。在80年代初,一个日本武术代表团到上海。入住衡山宾馆。宾馆附近有个小花园,日本代表团成员早上就在那里锻炼。小王知道后告之良师,良师叫他去称称日本人的分量。小王于是到小花园,和一个日本代表切磋。该日本代表也练过中国功夫,其推手在日本有相当的名气,但是他们哪里见识过中国的真功夫,一动手,日本代表即被小王打倒。痛得滚地大声嚎叫,附近街上的人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跑来围观。日本领队感慨道:中国武术(真功夫)还是在民间啊!
  
  良师认为人无品不立,因此首重在人品,授艺且授德。良师认为学生聪明与否不是最重要,只要勤奋,终有成就。功夫不是说出来的,因此必须不断练!练!练!武者必须勇敢,胆气豪迈,心有决绝,出手愈加刚猛。这是练武的一个基本要求。要是叫别人打几下就怕了,流点血就心虚了,也就不用练武了!武者也要诚信谦让,答应人家的事情,一定要做到。与人教技,也要心地宁静,等人家先动手,要后发制人。不打弱者,不打失去反击能力者。尊师重道,捍卫道义。
  
  时光荏苒,境迁人非,良师的弟子现在都不在身边。30年来,良师也没有再收徒弟。良师、严师性格隐逸,朱福宝师伯故去,故而武林后辈都不知道郝祖一脉真传所在。
  良师授艺,在要求上非常严格。每个细节必须到位。这些动作,如果不详细讲解,外人看了,难以看出名堂的。即使两臂一个摩擦滚动的小动作,都有很多奥妙。
  
  笔者愚鲁,遇到前辈高手不少,对他们的深言玄义无法理解,一向认为能打的才是好功夫。因此不切合实战或者用处不是很大的东西都不会接受。良师所授,全无花俏,俱是真实有效经验,因此即便一席话,亦使鄙人颇有长进。
  
  四、 旧 事
  
  郝祖、徐文忠和卢嵩高为至交好友,结义兄弟。徐文忠前辈之子徐建国会少林、心意、形意三门功夫,即源于此。徐文忠前辈热情好客,经常在家招待武林朋友。郝祖也经常带良师到徐家,大概一周左右一次。去徐家的人比较多。徐家有个大八仙桌,大家就在一起吃饭。因此纪晋山、王子平等老一辈武术家都和良师交好。
  
  良师不事张扬,很多前辈想看一眼正宗山西宋式形意拳法,往往不可得。若非深有渊源者,皆不知良师功夫如何。良师之情况,各位朋友可以向上海那些硕果仅存的几位老前辈如山西形意大行家魏春元、心意正宗传人于化龙、少林前辈白云飞及本文中提到的各位前辈询问,即可知道。
  
  良师少年时代年轻气盛,和同道高手切磋时有伤人。跟郝祖学艺后锋芒日敛,偶然动手,不过点到为止,纯粹探讨技艺。
  
  八卦王壮飞前辈练的都是实战的功夫,却以此为生计,不在外面多显示。他的弟子、再传弟子和十大形(上海称心意为“十大形”)的再传弟子之间因为都讲自己功夫好,动手引起矛盾。最后导致老辈之间也矛盾重重。有一次郝祖和良师路过王壮飞前辈家,想顺便去看看。王前辈知道郝祖、良师与心意一门交好,误以为他们要找他麻烦,于是把警察叫来了。其实郝祖、良师并无恶意。
  
  徐家汇有一个教头,在教山西形意。良师偷偷去看,发现其形意有模有样,确是山西形意。良师询问,教头自称是郝祖的徒弟。郝祖的徒弟良师都认识,该教头不在其内。良师怀疑该教头是跟哪个小师弟学的。正巧藤师伯的父亲走过。良师对教头说:这位是郝湛如的老朋友。王教头很尴尬。藤师伯的父亲却介绍说:你旁边这位就是得郝湛如真传的徒弟。教头更尴尬了,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事后,良师亦觉心有不安,觉得不小心砸了人家的生计。毕竟该教头教的也是真正的山西形意功夫。
  
  五、 医 道
  
  郝祖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因此一不做官二不参加任何党派。人应有艺在身,要:学医练武写毛笔字。郝祖三艺皆精湛,良师承之武功和医学两样。郝祖经常练好功夫就出诊看病,良师随其同去。于是医术渐精。
  
  现在之医学,重在西医药。中医已逐渐没落。中医之中,真明药理能按病情开方的良医少而又少。良师之医学与众不同,除中药针灸外,尤胜于点穴之道。一些癌症晚期病人疼痛难忍,用杜冷丁亦不足以止痛。良师数指下去,疼痛立止。
  
  良师有位弟子治疗中风病人卧床不起,多次无效。良师进治疗室后,拉上了帘子。过一会儿,拉开帘子,病人跟在他后面,居然一起走了出来。这个弟子后来在美国做了医生。
  一次上海某重点中学的老校长中风住院。正巧良师去看一病人遇到,顺口对老校长说:“你再过3天就可以好了。”后来果真如此,该校长很高兴,带礼品登门拜访良师。良师教了他一套养生功。
  
  后来良师曾经对外传授了一些针对养生的功夫。
  
  良师擅长养生,注意膳食营养。每餐菜式不多,却都讲究营养搭配、药性作用。
  
  美国洛山基武术协会从武林前辈处得知良师有真功夫,前来邀请他去美国。良师觉得年纪大了,一动不如一静,婉言谢绝了邀请。
  
  纪晋山前辈文革后应邀准备去美国,良师看其年事已高,劝其不要去,要注意养生,保重身体。纪前辈后来还是去了美国,回国后不久即因身体原因不幸辞世。倘若纪前辈若从良师之言,或许情况不至于此。
  
  良师知道朱福宝师伯也去世了,难过良久,伤感地说:朱福宝身体没有什么毛病,就是老烂腿(静脉曲张)。良师说:1971年郝祖家里先是郝祖的妻子去世,不久郝祖去世,再接着郝祖的儿子郝海生也去世了。一切都发生在2年之内。现在这些师兄弟也一个个年纪大了,不少已经去世,养生很重要啊!
  
  

  评论这张
 
阅读(6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