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世狂刀

剑指九天扬正气,拳立华夏显武威

 
 
 

日志

 
 

李连杰—一个入道的武者  

2006-12-18 17:34:26|  分类: 谈文论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连杰—一个入道的武者  

  在影视界,李连杰是我真正敬重为数不多的艺术家之一。 
   
   他之所以那么杰出,除了具有过人而精湛的技艺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具备了一般动作影人所不具备的品质,那就是心中有大”爱”—一个艺术大师所必具的质素。但恰恰是中国艺术家最欠缺却又是最重要的东西。这在《指环王》、《泰坦尼克号》、《勇敢的心》等娱乐大片中曾让我们深深的感动过、震撼过。没有讨厌的说教,一切均从每一个动作、言词中缓缓流出、渗入。那是宗教感(基督教)对西方广大民众深深渗化的必然结果。我一直期待着,在我们这块信仰空气稀薄的土地上有一个影人能带来一点上帝或佛陀的灵光。给充满浮躁和功利的艺术界注入一丝清新空气。直到李连杰从国外归来,经历了几次人生的生死考验之后,并开始筹拍《《霍元甲》,我惊喜的发现,阿杰变了——人生境界升华了,对生死的体悟、对暴力的思考等等,都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一个几乎还没有哪个华人动作影人达到的高度。他,似乎就是我一直期待出现的一个人。 
他对”武”的思考尤让我感动——反对以暴易暴、恶性杀戮。主张以武修身、以武养德、以武止暴、维护正义和和平。据说,这就是阿杰在《霍元甲》电影企图表达的重要思想。“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放开胸怀,就是爱”。这已经上升到了哲学化的高度——对人性终极存在意义的思考。技艺的炫耀、展示,格斗中暴力刺激的“酷”感、快感,再也不是追求的目标。一切技艺的展示都必须服从他“止戈”——“武”的思想和爱心。在经历了几次生死的考验和磨砺之后,他对生死、荣辱、成败的思考的境界终于得到了巨大的质的飞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几次生死考验完全是上帝、佛陀的意思。他们似乎想通过此番磨难来让他超越自己、完善自己、广渡苍生。正因为如此,我对他近久以来的种种言说和行为抱有极大的认同和充满十二分的敬意。包括《霍元甲》。矫情、功利性、炒作——我再也不敢、也不能用这样的词去想了(过去我们常常习惯了这样的怀疑)。我感觉到,这是一个少有的真诚的人。如果我们还这样怀疑,那不但是对他巨大的侮辱,更表明了我们的灵魂有多灰暗和龌龊。 
  在我们这个缺乏宗教感的国度,在浮躁、物欲横流、一切均纳入“商品经济”的今天,太需要象他一样有信仰、有力量、有操守的人来对麻木、混沌的人们作广泛的呼吁和躬历亲践。正如佛陀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并非妄语,阿杰是中国影视界里第一个具有甘地、托尔斯泰思想的人。这样的哲学思想自身尽管有着巨大困惑和矛盾,但还有比这更好的思想吗?人文、制度、主义能从根本上遏制人类的恶吗?正义的暴力能真正达到“善”的和谐境界吗?如果能的话,一次、二次世界大战和今天仍在进行的各类杀戮作何解释?不都是从最文明的国度发起吗?(德国、意大利、美国等)每一次暴力之后留下的精神和心灵上的伤痕是否能真正治愈?谁来治愈?由此看来,甘地和托氏并不傻,他们是在深刻体察和洞悉了人间几千年的苦难后才做出的伟大却不合适宜的选择。他在有意无意中靠近了他们。很了不起!很难得!他们的价值,在于寻找,探求。这是一个没有终极答案的寻找。“知其不可而为知”,真让我肃然起敬。 
我常常与朋友说,李连杰开始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了——因为他没有放弃应有的担当,更没有放弃应有的良知、责任,他对艺术没有“玩”的态度。他其实是艺术界里最另类的艺术家之一。这在近年来表现得尤为突出。比如各种慈善活动,比如佛的归依,比如对爱的种种言说和亲践。 
  《霍元甲》之所以值得我那么期待,便是缘于我对你的上述理解。我衷心的期待和希望它能取得大成功,不是因为漂亮的动作和包装,而是因为他的品质、他的思想,它的境界、它的高度、它的真诚。同时,更希望阿杰能借助电影这一极佳的宣传媒介,进一步把你的思想弘扬光大。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