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世狂刀

剑指九天扬正气,拳立华夏显武威

 
 
 

日志

 
 

饮水词欣赏  

2006-12-11 10:01:47|  分类: 宋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纳兰性德,清代满族词人,原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其父明珠曾为康熙朝的宰相,权倾一时,后遭罢黜。纳兰性德自幼勤于修文习武,18岁中举,22岁赐进士出身,选授三等侍卫,后晋为一等,扈从于康熙身边。康熙非常赏识他的才干,曾委派他到黑龙江呼伦查勘沙俄侵扰情况,并安抚达斡尔边民。然而出身高贵、少年得志的纳兰公子却完全没有因此志得意满,相反他生性淡泊,视功名权势如敝屣,视相府长子、御前侍卫的地位为难以解脱的束缚,尤其是新婚妻子的早逝更成为他心中永远的伤痛,让他不到30岁竟“忧愁居其半、心事如落花”,产生了“海鸥无事、闲飞闲宿”的出世之想,这种心绪给他的作品涂上了一层浓重的哀愁,伤感、凄凉的词句在他的词集里随处可见,其好友顾贞观云:“容若词一种凄惋处令人不忍卒读”。
    纳兰性德生前刊行的词集有《侧帽集》、《饮水词》,后有人将两部词集增遗补缺,共342首编辑一处,名为《纳兰词》。纳兰词词风清丽婉约、格高韵远,颇具特色,因此词集问世后被广为传唱,纳兰性德的朋友曹寅曾有“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曾知”的诗句。康熙二十四年(1685),纳兰性德带着满腔的忧愁病逝于北京,时年仅31岁,天妒英才,不得不让人扼腕叹息。在他死后,他的汉文老师徐乾学等又将他的诗、词、文、赋综合编纂为《通志堂集》。 
  后人对纳兰性德评价颇高,认为他在清初词坛上起了联络海内词客的重要作用,是清初词坛的杰出代表。清末梁启超曾评纳兰性德词:“容若小词,直追后主”,清初著名词人陈维嵩也认为“ 《饮水词》哀感顽艳,得南唐后主之遗”,因此纳兰性德有“清朝李后主”之称。王国维在《人间词话》
中论及纳兰性德时说:“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纳兰词欣赏:

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采桑子·塞上咏雪花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采桑子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浣溪沙(其一)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销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平常。
浣溪沙(其二)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浣溪沙(其三)
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
紫玉钗斜灯影背,红绵粉冷枕函边,相看好处却无言。
浣溪沙(其四)
身向云山那畔行,北风吹断马嘶声,深秋远塞若为情。
一抹晚烟荒戍垒,半竿斜日旧关城,古今幽恨几时平。
浣溪沙(其五)
万里阴山万里沙,谁将绿鬓斗霜华?年来强半在天涯。
魂梦不离金屈戍,画图亲展玉鸦叉,生怜瘦减一分花。

摊破浣溪沙(其一)
  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摊破浣溪沙(其二)
林下荒苔道韫家,生怜玉骨委尘沙。愁向风前无处说,数归鸦。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魂是柳绵吹欲碎,绕天涯。

                                金缕曲·赠梁汾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缁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竟逢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樽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沁园春
    试望阴山,黯然销魂,无言徘徊。见青峰几处,去天才尺;黄沙一片,匝地无埃。碎叶城荒,拂云堆远,雕外寒烟惨不开。踟蹰久,忽冰崖转石,万壑惊雷。
    穷边自足秋怀。又何必,平生多恨哉?只凄凉绝塞,峨眉遗冢;销沉腐草,骏骨空台。北转河流,南横斗柄,略点微霜鬓早衰。君不信,向西风回首,百事堪哀。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