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世狂刀

剑指九天扬正气,拳立华夏显武威

 
 
 

日志

 
 

拳道之大  

2006-11-29 16:51:33|  分类: 大成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介:芗斋先生强调习拳应明拳理,本文是芗斋先生1940年创立大成拳后为使学习者正确认识大成拳依托的武学思想而写的纲要性文章,1944年完稿。

自 志

  拳道之大,实为民族精神之需要,学术之国本,人生哲学之基础,社会教育之命脉,其使命要在修正人心,抒发情感,改造生理,发挥良能,使学者神明体健,利国利群,固不专重技击一端也,若能完成其使命,则可谓之拳,否则是异端耳。习异拳如饮鸠毒,其害不可胜言也,余素以已立立人为怀,触目痛心,不忍坐视,本四十余年习拳经验,探其真义之所在,参以学理,证以体认,祛其敝,发其秘,舍短取长,去伪存真,融会贯通,以发扬而光大之,令成一处特殊拳学,而友人多试之甜密,习之愉快,因佥以大成二字名吾拳,欲却之而无从也,听之而已。今夫本拳之所重者,在精神,在意感,在自然力之锻炼,统而言之使人与大气相应合,分而言之以宇宙之原则原理为本,养成神圆力方、形曲意直、虚实无定,练成触觉活力之本能,以言其体则无力不具,以言其用则有感即应,以视彼一般拳学家尚形式、重方法、讲蛮力者,故不可相提并论也,诚以一般拳家多因注重形式与方法,而演成各种繁冗、畸形怪状之拳套,更因讲求蛮力之增进而操各项激烈运动,误传误受,自尚以为得意者,殊不知尽是戕生运动,其神经、肢体、器官、筋肉已受其摧残而至颓废,安能望其完成拳道之使命乎?余虽不敢谓本拳为无上之学,若从现代及过去而论,信他所无而我独有也。学术理应一代高一代,否则当无存在之必要矣!余深信拳学适于神经肢体之锻炼,能因而益智,尤适于筋肉之温养,血液之滋荣,更使呼吸舒畅,肺量加大,而本能之力亦随之渐长,而实现一触即发的功能,至于致力之要,用功之法,统于篇内述之,兹不赘述。但此篇原为同志习拳较易而设,非向世之文者比也,盖因余年已老,大家迫求,只得以留鹜鸿爪迹于泥雪之中寻之,仅将平日所学,拉杂记载,留作参考,将来人手一篇,领会较易,但余素以求知为志,果有海内贤达,对本拳予以指正,或进而教之,则尤感焉,以一得之愚,得籍他山之攻,而日有进益,日后望从学诸生虚心博访,一方面尽量问难,一方面尽量向某一方向尽力发挥,倘有心得,希随时共同研究,以求博得精奥,而期福利人群,提高国民体育之水准,实为盼甚,否则毫无价值也,如此提高而不果,是吾辈精神之不逮焉,或智力未符故耳。夫学术本为人类所共有,余亦何人,而敢自秘?所以不揣简陋,努力而成是篇。余不文,对本拳之精微,不能阐发净尽,所写者,仅不过目录而已,实难形容其底蕴,以详吾胸中之事矣,一隅三反,是在学者,余因爱道之诚,情绪之热,遂不免言论之激,失之狂放,知我罪我,笑骂由人。

河北博陵芗斋王尼宝志于太液万字廊

习拳述要

  近世操拳者,多以筋肉之暴露坚硬夸示人前,以为运动家之表现,殊不知此畸形发达之现象纯系病态,既碍卫生,更无他用,最为生理家所忌禁,毫无运动之价值也。近年以来余于报端曾一再指摘其非,虽有一般明理之士咸表同情,而大都仍是庸俗愚昧,忍心害理,尤其信口诋人,此真不齿,故终不免有诸多怨者,大凡从来独抱绝学为人类谋福利者,与极忠诚之士和聪明绝顶者,社会从来鲜有谅解,水准之低亦可概见。余为拳道之永久计,实不敢顾其私,希海内贤达其谅鉴之。
  按拳道之由来,原系采禽兽搏斗之长,象其形,会其意,逐渐演进,合精神假借一切法则,始汇成斯技。奈近代拳家,形都不似,更何有益于精神与意感乎?然亦有云用力则滞,用意则灵者,询其所以,则又瞠然莫辩,用力则筋肉滞而百骸不灵,且不卫生,此固然矣,然在技击方面言之,用力则是力穷,用法则是术罄,凡有方法,便是局部,便是后天之人造,非本能之学也,而精神便不能统一,用力亦不笃实,更不能假宇宙力之呼应,其精神已受其范围之所限,动作似裹足不前矣,且用力乃是抵抗之变象,抵抗是由畏敌击出而起,如此岂非接受对方之击,则又安得不为人击中乎?用力之害,诚大矣哉!要知用力用意乃同出一气之源,互根为之,用意即是用力,意即力也。然非筋肉凝紧,注血之力谓之力,若非用意支配全身筋肉松和,永不能得伸缩自如遒放致用之活力也。既不能有自然之活力,其养生与运用,吾不知其由何可以得,要知意由神生,力随意转,意为力之帅,力为意之军,所谓意紧力松,筋肉空灵,毛发飞涨,骨生锋棱,非此不能得意中力之自然天趣。本拳在20年前,曾一度有意拳之名,举意字以概精神,盖即本拳重意感与精神之义也,原期唤醒同人,使之顾名思义,觉悟其非而正鹄是趋,孰知一般拳家各怀私见,积重难返,多不肯平心静气,舍短取长,研讨是非所在,情甘抱残守阙,奈何?奈何?遂致余愿无由得偿,吁可慨也!余之智力之所及,绝不甘随波逐流,使我拳道真义,永坠沉沦,且尤不时大声疾呼,冀以振其麻痹而发猛醒,此又区区之诚,不能自已者也。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