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世狂刀

剑指九天扬正气,拳立华夏显武威

 
 
 

日志

 
 

中国功夫,全球化进程中的一个时尚文化符号  

2006-11-22 12:10:32|  分类: 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夏天,华东师大武术系青年教师杨阳在悉尼教一位澳大利亚小男孩中国功夫时,这个小男孩突然怔怔地问了他一句,“你会飞吗?”

  实际上,在海外教授中国功夫的“师傅们”,几乎都会遇到这样一个问题——“你会飞吗?”

    中国功夫,全球化进程中的一个时尚文化符号 - 释无争 - 乱世狂刀凌波微步、轻功飞舞,或泰山压顶、以柔克刚……这是西方世界对中国功夫的一种文化想像,在他们的眼中,有一天练成中国功夫后,也可以像那些盖世侠客一样“自由地飞离地面”。

  几个世纪以来,对中国功夫的文化想像成了西方认知中国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特征,即使今天也概莫能外。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认为,西方在对中国功夫的想像过程中,现代影像的力量和作用无可替代。

  从“李小龙时代”到“卧虎藏龙时代”再到“骇客帝国时代”,此前作为东方民族精神的中国功夫,今天也已成为了全球化过程中一个时尚的文化符号。

  李小龙:西方第一次文化眩晕

  中国功夫获得西方关注,肇始于李小龙,这个移居美国的香港年轻人,于1964年在全美空手道大赛中击败蝉联三届冠军的罗礼士,一举夺冠,继而又在加州长滩国际空手道大赛上表演蒙目拦截攻击、寸劲拳等绝技,引起轰动。

  如果说在赛场上李小龙是以“神秘的力量”赢得了美国及西方注目的话,那么他在影视上制造的“中国功夫”形象,更是第一次让西方体验到真正的“文化眩晕”。

  上世纪60年代后期,李小龙回到香港步入影坛,一口气主演了《唐山大兄》、《精武门》、《龙争虎斗》、《猛龙过江》、《死亡游戏》等电影,他结合咏春拳、跆拳道、空手道、西洋拳、泰拳等武术,集众家之长而自创的“截拳道”在银幕上大放异彩,不仅为他扬名立万,同时也使“中国功夫”开始获得美国主流文化的青睐。

  实际上,李小龙为西方对中国功夫的文化想像打开了方便之门,在那些影像中,当他朝着洋人拳打脚踢、长啸不断的时候,他在西方文化中“制造的震动面积远远大于我们想像的范围”。

  一方面,李小龙的离经叛道是反传统文化的,因为这是符合西方精神,并获得了西方文化的认同;但另一方面,依据李小龙所展现的中国功夫的“文化路径”,西方却也看到不快,因为他的中国功夫中更多的却是隐含着一种东方民族自力精神,有着反殖民的丰富色彩。

  李小龙的“南拳北腿”,不仅透射出中国武侠文化的精神内涵,而且也引领着他们对中国传统渊薮的后殖民式阅读。1999年李小龙被《时代》杂志评为“20世纪的英雄与偶像”,据悉,这是惟一入选的华人,显然,这是一个标志,“中国功夫”的文化时代开始走来。

  李连杰:进入美国主流社会

  继此之后,另一个出现在西方影像系统上的热门人物是李连杰。张颐武认为,虽然李小龙干净利落、迅速、充满爆发力的拳法令西方人震惊不已,但李小龙还未真正完全进入美国的主流社会的文化领域。

  而李连杰就是这样一个后继者。上世纪90年代初,周润发的《喋血双雄》在美上映一鸣惊人,促成他赴美连拍三部英语片《替身杀手》、《再战边缘》和《安娜与国王》,遗憾的是三片均未大热。相比之下,和周润发几乎同期到美的李连杰却顺利地“完成了美国人对中国功夫的想像需求”。在1998年的《致命武器4》里,他出人意料地饰演黑社会的人口贩子古华胜,这个让熟悉他的中国观众大倒胃口的一个别扭形象,尽管一点都不符合中国侠道精神,却一举赢得了美国人的芳心。李连杰的第二部西片《罗密欧必死》也是如此,好莱坞模式化的东方想像,商业文化的逻辑路数,复仇与拯救的暴力美学等等,构成了西方文化想像下李连杰“玩命”的一个影像角色。

  而与李连杰相似,但又充满区别的是成龙。他所演绎的滑稽功夫片,在美国的主流文化中持续走红,中国凌厉的武功和美国夸张喜剧的混合,是成龙式好莱坞电影中的美学基础。

  《卧虎藏龙》:“轻”的美学症候

  由李安执导的《卧虎藏龙》,开启了西方文化想像中国功夫的另一个时代。那种飞檐走壁的魅力,那种李安所谓的“动静起落,进退虚实”的美学意境,那种山水迷蒙、优雅轻灵的婉约派风格正是今天好莱坞反类型片的出路,美国观众经受的电颤刺激和视觉冲撞太疲惫了,李安给了他们另一种想像方式——一种充溢着东方气韵的功夫片。

  有人批评李安以异国情调自我东方化、自我好莱坞化,完全失去了中国文化的真实性,也有人满怀热情的解读《卧虎藏龙》里面那些深受西方喜欢的中国功夫所包含的隐喻性文化。

  实际上,《卧虎藏龙》的“轻功”之所以如此受欢迎,它与当前全球化命题中的“离根性”(disem-bedding)与“权利的无重力状态”密切相关。

  今天,文化商品加入资本与货币的快速流通,电讯传媒使得人们能够脱离“在地性”的地域限制,而能身轻如燕地进入全球漫游,这是“轻功”有今天流行的政治美学基础,尤其是在西方发达社会,这种虚幻的美学体验更为剧烈。坐在电影院里,他们欣赏《卧虎藏龙》中李慕白的那种轻盈的空中飞行打斗,以及杨紫琼飞檐走壁的那种凌空绝技,无不包含这一美学症候。

  另外,网络时代虚拟空间的发展,从电动游戏、电脑动画特技、虚拟实景到角色扮演,高新科技所推崇的后现代认识论,把人的无所局限的自主性与移动性推向另一个高度,更以“去物质化”、“去身体化”、“去地域化归属”的超级移动速度,让生活于当今的“空间”从“地点”中脱离,让“虚拟”从“真实”中解放。

  显然,在另一部经典大片《黑客帝国》中,这种“解放的寓言”更为明确,“中国功夫”不仅被稀释在后现代美学时空中,更重要的是,它以一种充分想像的哲学方式,寄寓着东方世界或未来世界的处境。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