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乱世狂刀

剑指九天扬正气,拳立华夏显武威

 
 
 

日志

 
 

独家连载:南少林之轶闻  

2006-11-21 22:38:17|  分类: 武林各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放前,在民间长久流传着两部书,一部《海底》,一部《万年青》。大凡出外走江湖的人多通晓或熟知其内容。解放初,随着镇压会道门,清理黑社会残渣,这两部书也一同遭到肃清,以至今天的青年人对它们知之甚少,它们究竟是一些什么样的书?其内容如何呢?日后我们将撰写专文以记述。方世玉,在今天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其功绩全有赖香港电影的深入人心。看多了正义与英雄的描述,回过头来看本篇,如同鱼刺在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总之,人终究是人,离我们很遥远...... 独家连载:南少林之轶闻 ( )——————摘自《万年青》 ……

  且说广东省肇庆府高要县孝悌村,有一富翁,姓方名德,表字济亨,娶妻李氏。自少离乡,出门贸易,做湖丝生理。历年在南京城内朝阳门大街,开设万昌绸缎店。因是老店,人又诚实,童叟无欺,所以生意极为兴旺。家乡有两个儿子:长名孝玉,次名美玉,都已成家立业,掌守田园。方德每岁回家一两次,店中所提银两,陆续带回广东,因此家中颇称富足。现在年近六旬,怕那路途极为跋涉,往来辛苦,都是两个儿子去做的。一日方德偶然坐在店中,时将午刻,天变起来,下了一场倾盆大雨,风又急,正在分付伙计们,立即店门暂闭,避过风雨再开。忽见一个老者,担了一担盐,冒雨走入店内。口中说道:求各位大掌柜,容老汉避一避雨,免得淋坏这担盐,感恩非浅。伙计们因嫌他盐萝不洁,怕弄污了铺面,一面推出,一面说:请往别处避吧!我这里要关门,不能相留。方德一见,听他口音是广东,动了乡情,又怜他老迈,连忙应道:不妨,只管请进来避雨。伙计见东家开口,不敢阻拦,让他挑了盐担,入门放下,随向各人见礼,站在一旁。方德道:请坐。请问仁兄是广东那一县人?在下也是广东。老者拱手答道:原来东翁也是粤东人,失敬了!小可乃是连州连山八排洞里土人,姓苗名显,流落在此,已经十有余年。初时因为友人请来教习拳棒,不数年间,因病失馆,人地生疏,无人引荐,又无盘费,不能回乡。前年老妻去世,举目无亲,又无儿子,只有女儿翠花,今年十六岁,父女相依为命。万分无奈,贩盐度日,幸而老汉有些手段,那些巡查的人奈何我不得,因此稍可糊口。今日若非东翁见怜我,这一担盐就被雨水冲溶了。没有本钱,纵不饿死,就也难过活了。实在感激不尽!敢问乡亲高姓大名,那县人氏,望祈示知!方德答道:岂敢!在下肇庆府孝悌村人,姓方名德,字济亨。开此万昌三十余年,妻儿尚在家乡,如果苗兄不弃,得便可常到小店谈谈,彼此既是同乡,如有本钱短少,弟虽不才,也可资助一二。但现有银十两,送与苗兄做本,须干别项小生意。卖盐一事,乃是违禁之物,虽易赚钱,到底不妥。更加见雨就化水,连本多亏了,似非妙策!苗显喜出望外,接了银两,千恩万谢,说道:方东翁如此疏财仗义,惜老怜贫,世所罕有,不知现在有几位公郎,可否在此?俾得拜识为幸。方德答道:小儿两个,年中轮流到此,前日已经回乡去了。大的今年二十岁,小的今年十六岁,都已娶了妻室,在府城也是开设绸缎生理。将来苗兄见他们还望指教一二为幸。苗显说道:好说。彼此谈谈说说,那雨下得连绵不止,斯时已是申牌时分,店中已安排晚饭。方德留他用饭再去。苗显也不推辞,食完,适天晴雨止,挑了盐,拜谢一番去了。自此常来店中走动,犹如亲眷一般;果然听方德所劝,不做卖盐生理。每每缺少本钱,开口借贷,方德无不应付。就是遇见孝玉、美玉兄弟二人,由粤到店省亲,也无不仰体父亲交厚之心,尊为世伯的,着意敬重。苗显因思屡次有借无还,他父子并不介意,如此多情,十分感激,就将平生全身武艺,尽行传授孝玉、美玉二人。更见方翁如此壮健,虽是六旬年纪,面貌却是四十余岁样子。随与女儿翠花商议,欲将她送与方老翁为妾,以报其周全之德。翠花也就情愿,次日到店内,与方翁说知。方德再三说道:年纪老了,误却令媛青春,因此执意不允。苗显又流泪道:一来老汉受恩深重,无以为报;二则小女得随仁兄,终身有靠,她自己心倾意愿,实乃天缘,并非人力;三来老朽向来身子多病,近日更甚,倘或不测,死也放心,务祈俯念我父女一片真诚,曲赐收纳,实为万幸。方德见他如此诚恳,就对孝玉儿子说知。孝玉也因父亲年老,身边无一妥当人服侍,今见他送女为妾,父亲远离家室,也可得她照应,所以就一力劝成。方德见儿子力劝,次日苗显又来恳求,只得勉强允许,随即选择了吉日,接翠花入万昌居住成亲。各亲友及同行中人,见其暮年纳宠,不亚新婚,因此皆来送礼恭贺。方德也备酒筵,欢呼畅饮,勿庸多赘。

   未及二年,苗显一病身亡,临终之时,将一生力学秘传武艺功夫,跌打妙药,却尽心传授女儿,亡年七十二岁。方德见苗显去世,与苗翠花大哭一场,只得厚备衣衿棺椁收殓。以半子之礼,就在他住处开丧挂白,七七做了些斋事。因无儿子,就在南京择地安葬。办完之后,不觉韶光易过,又及半年。苗氏生下一子,取名世玉,满月之时,各亲友均来道贺。方翁晚年生子,十分得意,加以店中生理顺遂,丁财两旺。苗氏入门以来,性情和顺,服侍小心,所以心满意足,请了几天喜酒,一场热闹过后,苗氏因遵父亲苗显遗训,就将孩儿世玉,自满月起,先用铁醋药水,匀身洗浸,次用竹板柴枝、铁条,着层换打,使其周身筋络,骨节血肉,坚实如铁一样。自少苦练,到了三岁时,头戴铁帽,脚穿铁靴,学跳过凳,慢慢加高。初跳过来,学拔竹钉,次拔铁钉。六岁扎马步,七岁开拳脚,埋桩柱。八岁学军装,至十四岁,十八般武艺件件皆精。力大无穷,周身盘筋露骨,坚实如铁。性情又烈,专打不平,终日在外,闲游闯祸,未逢对手。人尽知道他万昌儿子,有家子弟,将板门抬了受伤之人到店,睡在柜台上,多方讹诈;方德只得自认悔气,再出些伤费。幸而方翁平日和气,街邻善为调处,不至十分有亏,如此非止一次。方德虽然管束严紧,奈其母苗氏一味姑息,如掌上珍珠,每每闹出事来,稍可遮掩得过的,就不与他的父亲知道,私和人命,了结赔银。世玉知道母亲肯与他遮瞒,越发胆大,专交朋友,挥金如土,结纳英雄。初时还不过在本地左右引是招非,到后来,弄得江南都知道他方世玉打不平的名号。方翁无可奈何,只得将树条乱打,谁知用尽平生气力打他,只作不知,亦不见痛,仍是顽皮不改,其母在旁多方保护,方老又不便因此与爱妾反目,也只可忍气吞声,付之无奈罢了。偶然一日欲往杭州收账,是晚就与翠花说知,嘱其将一应铺盖、行李、衣服、日用杂物,打迭齐备,明日下船出门。苗氏一面查点各物,一面说道:世玉在家如此淘气,何不带他出去走走,一来长些见识,二来在你身旁不敢作怪。方老说道:出外非比在家,畜生再若招祸,我如何担当得起。苗氏道:男子汉非同女子,将来终要出门做生意谋食,如何畏得许多?带他出去走走,或者得他改变,也未可知。方老见她说得有理,只好应承。一宿晚景不提,次日起来,父子二人一同起程,望杭州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